第172章 及时行什么乐(1 / 2)

    笔神阁 www.bishen8.com    “皮肉之苦是小事,带着希望死去,也算是苦中作乐了。道友阁  m.daoyouge.com”苏浅言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既然难逃一死,何不尽兴呢?”顾承礼一瞬不瞬地盯着苏浅言,薄唇微启,“苏浅言,陪我走完这一程,可好?”

    这是苏浅言第一次在顾承礼的脸上看到恳求。

    他目光如炬地看着她,令人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“我记事起,便被接到顾侯府里,自幼受尽了白眼。都说我与顾泰和不像,是我母亲在外头勾三搭四生下的野种。我虽不知为何成了顾家之子,但入了宁远侯府后,也算锦衣玉食。顾泰和从未教过我如何为人处世,所以,我自幼性格孤僻,不喜亲近人,这一点,与他倒是颇像。”

    顾承礼自嘲一笑,“后来与墨靳庭相识,一同度过相知相惜的日子,我相信,那时的情感都是发自真心。他是储君,我便自愿做他替身,为他上刀山,下火海,铲贪官,除奸佞,为他成为一代明君铺路。墨靳庭很适合做君王,因为他够狠,所以,他对我起了杀意在意料之中!只是他不该牵连和风。”

    看着顾承礼微微泛红的眼眶,苏浅言用指腹轻轻抚了抚他漂亮的眼睛,道:“和风的死,不怪你,你不要太自责了。”

    顾承礼微微一叹,将她搂入怀中,道:“我遣走了玉书,是不想她再被牵连。我想你留在我身边,是因为我实在是很需要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又气人又不听话,可我怎么就那么想要你留下来呢?苏浅言,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?你知道我这种复杂又矛盾的心态吗?我知道你跟在我身边会很危险,可是,这一条路,我很需要你陪着我。看着你笑,看着你耍小聪明,我的心里,总是患得患失,生怕你忽然就收拾包裹走人了,所以,我总是时不时要来看一眼,看看你是不是跑了……幸好老天眷顾,让我逮着你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他闷声说话,像一只受了伤的狮子,努力舔舐自己的伤口不想让人知道。

    他将自己的脆弱展露给苏浅言看,是已经到了山穷水尽之地,他不知道还能如何让她留下来。

    苏浅言又如何不触动呢?她对顾承礼的感情何尝又不是复杂又矛盾?

    她趴在他的胸口,感受着他起伏的心,妥协道:“那,我陪着你,直到你的脚好了,行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顾承礼终是露出了一抹笑意:“好。”

    言语之间,颇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。

    苏浅言抬起头来,看着顾承礼唇边的笑痕,道:“等你的脚好了,你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就打死你?”顾承礼问。

    “对!”苏浅言点点头,随后她又说道,“你若是下不了手,我就真的要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说到做到。那在打死你之前,我们是不是要及时行乐?”顾承礼俊秀的眉眼之间,露出一抹狡黠。

    “及时行什么乐?”

    “服侍我沐浴,嗯?”顾承礼问。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!”苏浅言翻身下了床,将顾承礼拉起来,按到轮椅上,“你是腿脚不便,又不是手不方便,擦擦身体还是可以的!这些日子,你不都是自己洗吗?”

    说完,就将他推出了屋外。

    “长路漫漫,你不送我回去?”顾承礼看着苏浅言娇小的身影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的,就怎么回去呀!”苏浅言毫不客气地说,然后将房门合上。

    听着外头窸窸窣窣的声音,苏浅言确定顾承礼已经离去,便回到榻边,看着收拾好的包裹,微微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终是心软了……

    苏浅言你又何曾心软过?这还是头一回。

    留下来,就得按照罗莲的意思,和顾承礼成婚?

    她现在脑袋犹如浆糊一般,她伸手拍了拍脸,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,她怎么可以对一个书中的人动了心?

    苏浅言摊开

颜羡小说:团宠公主是作精  团宠锦鲤六岁半  
类似:驱鬼道长 潜龙 我的大姐大 重生军夫撩人 
语言选择